档案文化 > 文库 > 随笔

复 读

作者:傅民武

来源:中国档案报

2019-06-14 星期五

????前不久,我在整理家庭档案的过程中,无意翻出了许多旧照片,其中一张1988年我的高中毕业合影让我思绪万千,当年复读的经历顿时涌上心头。

????1987年,我高考失利后转到白水高中复读。记得,那一年的冬天很冷,也好像很漫长。女生宿舍里唯一的水龙头被冻得几乎流不出水,近百名女生都在同一时间去接水,水池旁边围满了人,接盆水像打仗一样,同学们有时还会因接水产生冲突。一次,我好不容易接到一盆水,我的上铺同学不打招呼、不由分说端起来就用,于是,我和她发生了争执。也许是陌生环境的压抑,也许是独立生活的不易,那一刻我突然爆发,上铺的同学一下子愣住了,她没料到我会发这么大的火。

????我复读的学校名为“白水高中”,校名可能和地名有关,因为学校不远处就?#21069;?#27700;寺,而学校所在的村就叫白水村。流经校园有一条水渠,我们经常在水渠边洗衣服和碗筷。据说,学校?#31243;?#30340;用水也取之于此。

????早自习6点多就开始了,但起床要在5点半之前,因为学校要求学生每天晨跑半个小时。天还没亮,外面滴水成冰,起床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,直到现在,我每?#21051;?#21040;做早操前放的那?#25105;?#20048;,依然会全身紧张。克服了起床这一关,其他的事也就顺理成章,早自习、上课、午饭、上课、晚自习、睡觉……我们就像一台庞大机器上的零件,学习、学习、再学习,只要机器不停,我们就要一直学下去。

????一直以来,我对学习并不抗拒,但这一次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迷茫。前途在哪儿?命运又会怎样?我看不到未来。老师很少讲课,最多的就是考试,其实也不算考试,因为老师从不改卷,一上课就开始做卷子,紧接着老师讲答案,自己对照改错,我们几乎没有下课的时间。书和试卷越堆越高,像小山一样将我?#21069;?#22260;在书桌前。

????饭后到晚自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可以让我们从试卷中抽出身来做回自己。我?#22836;藕头?#27844;的方式就是爬山,山虽不高,但我爬得特别起劲。那时,学生中流行席慕蓉的诗,我印象最深的是一?#20303;?#23665;路》:“我好像答应过你,要和你一起,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。你说,那坡上种满了新茶,还有细密的相思树……在那条山路上,少年的你,是不是,还在等我,还在急切地向来处张望。”我在山路上来来回回,希望也有诗中一样美丽的邂逅。

????当然,那只是我的憧憬而已。在复读的日子里就连这样的憧憬也不多,更多的是残酷的现实。冬天很冷也很漫长,让人望不到头,我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机?#26723;?#19978;课、吃饭、睡觉,没有想法更没有活力。

????一天,我在接水时忽然注意到水池边的一棵小树上开了几朵小花。我摘了两朵,第二天拿到教室问老师:“老师,这是什么花?”我是第一次向老师提问,问了一个如此不着边际的问题。老师回答我:“可能是迎春花吧,春天快要到了。”冬天的风还那么凛冽,老师的话却让我感觉到温暖。多年以后,我见到了真正的迎春花,是那种开在长枝条上的黄色小花。那时,我才忽然意识到,当年的老师要么是不知道,要么是在安慰和鼓励我,我更愿意相信是后者。不管我是高兴还是悲伤,日子?#23478;?#22825;天过去了。有一天,我坐在教室里,忽然发?#25191;?#31383;外飘进来很多柳絮。我知道,最难过的冬天已经过去了。

????那年6月,我又参加了高考;9月初,我接到了一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并选择了档案专业。从此,我正?#25509;?#26723;案结缘,直到今天。

????原载于《中国档案报》2019年6月13日 总第3385期 第?#38476;?/p>

 
 
责任编辑:张雪
 
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北京快乐8开奖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