档案文化 > 红色记忆

红四方面军漫川关生死战

作者:邢 杰

来源:中国档案报

2018-12-11 星期二

????

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(简称红四方面军),是红军三大主力部队之一,先后走出了700多位开国将领。这支名声响彻军史的部队,是以鄂豫皖苏区部队为主力组成的,于1931年11月7日在湖北黄安(今红安)宣告成立,徐向前任总指挥,陈昌浩任政治委员,刘士奇任政治部主任。

????如今,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档案馆珍藏的有关漫川关战斗的档案资?#20808;?#22312;向人们述说着,当年红四方面军在南化塘?#40644;?#25932;人堵截、血战漫川关的铁血往事。

?徐向前

重兵围困 血战脱险

????1932年6月,蒋介石任鄂豫皖三省“剿匪”总司令,调集30余万人以及4个航空队,在鄂豫皖根据地展开第四次“围剿”,8月上旬,总攻开始。红军与四面八方攻来的敌优势兵力苦战,无法摆脱被动局面,遂于10月下旬西越平汉铁路,跳到外线作战,伺机打回根据地。但因敌重兵追堵,红四方面军主力?#40644;?#24320;始了前所未有的长途西征。

????1932年10月11日黄昏,红四方面军第10师、11师、12师、73师和少共国际团共两万余人,携1.5万支枪,在徐向前、陈昌浩率领下,由四姑墩向西进发,一路征战,于11月初到达南化塘。南化塘地区交通闭塞,粮米较丰。红四方面军总部研究后,认为南化塘地形、民情条件不错,可以在这里发动群众,立足生根,建立根据地。然而,红军刚刚在南化塘驻军3天,追敌又至。11月4日,敌企图从东、南、北三面合围我军,经过激战,红四方面军总部?#40644;?#25918;弃在南化塘建立根据地的计划,部队继续向西转移。

????11月11日深夜,当红军迂回前进到鄂陕交界的漫川关的崇山峻岭中时,敌人动用了约8万人的兵力,基本完成了对红四方面军的包围,企图将红军围歼于云岭至康?#31227;?0余里长的悬崖峡谷之中。红四方面军陷入重兵包围的险境,若冲不出漫川关,必将全军覆没!

????徐向前将突围的艰巨任务交给了王树声的73师和旷继勋的12师。73师219团(团长韩亮臣)和12师34团(团长许世友)都是善于打硬仗、攻坚能力强的部队。此战,219团负责抢占龙山制高点,34团负责攻占漫川关以东的北山垭口。入夜,我军对敌44师两个旅的结合部发起了强攻。

????73师219团在团长韩亮臣的带领下向龙山发起冲击。部队刚冲上山顶,敌44师130旅也?#30001;?#32972;后爬上了半山腰,离山顶?#25381;?#21313;几米。韩亮臣指挥?#22993;?#26469;得及喘口气的219团战士抛掷了一阵?#33267;?#24377;,才把敌人打下去。

????为了达到全歼红军的目的,敌人进行了疯狂的反扑。两军在山顶上反复进行拉锯战,战斗异常激烈、残酷。韩亮臣不幸中弹牺牲。73师师长王树声当即命令219团副团长徐世奎接着指挥,死守阵地。经过一次次的反击,终于夺得了龙山制高点。

????34团则以最快的速度向北山垭口前进。敌44师从东北方向朝南摸过来,进入?#22235;掀汉?#35895;。?#37026;?#22836;部队顺着山坡向上爬,34团团长许世友带着部队?#25104;?#32780;下,在距漫川关东北约20里的张家庄,两军相遇了。

????张家庄左右两侧耸立着两座高岭,中间一座馒头状的无名小高地便是34团阻击敌人的阵地。34团阵地左侧后面是全军赖以突围的唯一通道。敌人以两个旅的兵力,轮番向34团进攻,一次次被打下去。从早上到下午,敌人在34团阵地前留下了数百具尸体,却始终未能前进一步。整个北山垭口,牢牢控制在34团手里。

????219团和34团在龙山、张家庄北山垭口的阻击战,打了整整三天两夜,以牺牲2000余人的代价,为红四方面军打开了“生命之门”。当红军主力全部顺利通过通道脱离险境后,王树声和许世友才指挥219团、34团开始撤退。上山时两个营(每营五六百人)的战士,撤下来时?#25381;?#30334;十来人,王树声目睹此情?#21496;埃?#35910;大的泪珠直往下掉。

名将回忆 感慨万千

????多年后,徐向前元帅在回忆漫川关战斗时,仍感慨万千:“当时,敌众我寡,地势险恶,就剩下机关枪能交叉射击到的那么个口子可以突围,的确到了危险至极的境地……许世友那个团立了大功,二一九团打得也不错。幸亏敌人刚到,合围圈不够严密;我军决心果断,行动迅速,利用夜间突围奏效,否则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

徐向前为南化塘革命烈士纪念碑题写的碑名?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档案馆藏

????许世友将军在回忆录中提到这场战斗时说:“张家庄阻击战从开始到结束,各级干部不知更替了多少茬。一营营长最后是由营部一名号兵同志接替的。全营五六百人,战?#26041;?#26463;时,只剩下80多人……但我团阵地一寸也?#25381;?#20002;。”

????开国少将,时任34团某班班长、旗手罗应怀在回忆录中写道:“漫川关战斗,是关?#26723;?#32418;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。当时,我军处境之险恶,战斗之激烈、残酷,是前所罕见的。枪子和弹片把无名高地上的松树枝?#26029;?#24471;光?#21644;?#30340;,只剩下一根根半截子树桩。我们营?#20808;?#30340;五六百人,战?#26041;?#26463;时,只剩下八十多人,我打的旗,被弹片撕成了一条条碎片,连旗杆也被子弹打穿了好多孔。二营撤离阵地时,发现有两个班的十几名同志由于长时间趴卧在冰天雪地里,竟被严寒夺去了生命……我们以一个团的兵力,硬是顶住了敌人四十四师两个旅的进攻,消灭了敌人大批有生力量,掩护了全军的胜利转移。”

??? 原载于《中国档案报》2018年12月7日 总第3307期 第三版

 
 
责任编辑:罗京
 
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?#31859;?#36733;。
北京快乐8开奖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