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蔡元培诞辰150周年

蔡元培在香港的最后时光

作者:张建安

来源:中国档案报

2018-01-05 星期五

前往香港

1940年,蔡元培在香港留影。

????1937年11月29日晚7时,71岁的蔡元培在丁西林等人的陪同下,乘坐一艘外国邮轮抵达香港。此时,“八一三”淞沪抗战刚?#25112;?#26463;,上海已经沦陷,众多机构不得不向西南内地搬迁。这里面,也包括国立中央研究?#28023;?#20197;下简称“中研院?#20445;?#19979;属的10个研究所及总办事处。

????蔡元培作为“中研院”院长,本打算把香港作为中转站,然后前往重庆,与已经撤往那儿的“中研院”总办事处、史语所傅斯年等人会合。然而,本就身体不佳、年老体弱的他,经不起长时间的颠簸,到香港后便不能再长途跋涉了,暂住在香港商务印书馆临时宿舍,开?#20339;?#30149;。

????一个月以后,蔡元培夫人周峻也携子女来到香港,一家人在九龙柯士甸道156号租房居住。

????此后的两年时光,也是生命结束前的最后光阴,蔡元培化名周子余,深居简出,专心养病,尽量避免参加公开活动。然而,由于他是国人所望的伟人,还由于他仍担任要职,更因他?#21335;?#22269;家,所以,这最后的时光中,他仍然牵挂甚多,展现出令世人?#25226;?#30340;人格魅力。

为什么不能远离

1921年8月,蔡元培(中间坐者)率中国教育代表团到美国檀香山出席各国教育会。

????“中研院”?#24471;?#22269;时期最高学术研究机关,由蔡元培等人筹备,目的是致力学术研究,促使中国在知识上得?#28304;?#24133;度提高,乃?#37327;?#20197;与西方学术界角逐争胜。1928年4月10日,蔡元培被任命为首任院长。

????蔡元培早在1912年即担任过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教育总长,又于1917年担任?#26412;?#22823;学校长,使北大成为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发源地,扭转了中国的命运。他也因此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。所以,即便限于财力、人力等多方限制,“中研院”最初只设置了理化实业、社会科学、地质、气象等4个研究所,但从1928年到1937年,通过蔡元培等人的努力,物理、化学、工程、历史语言等10个研究所相继在南京、广州、上海等地设立,规模日盛。只是,随着日寇的入侵,“中研院”各所面临被战火侵吞的危险,不得不走上前途莫测的搬迁之路。

????淞沪会战爆发时,蔡元培强撑病体,指挥和组织上海3个研究所向内地搬迁。而各所所长多有不愿意去重庆的,蔡元培尊重大家的意见,除总办事处与气象所搬迁重庆外,其他各所可以?#36828;?#21435;处。如此一来,昆明、桂林也成为迁移的目标,事情也便多了起来。为此,蔡元培不得不操更多的心。即便在香港养病,蔡元培仍然随时?#37038;?#21508;处、所的行踪报告,时刻关注和?#20613;?#30528;他们的安置情况。

????种种问题接踵而来,千头万绪,需要梳理。1938年2月28日,在蔡元培的召集下,关于“中研院”搬迁的一个重要会议在香港酒店举行。总干?#36718;?#23478;骅以及丁西林、竺可桢、李四光、傅斯年等各所所长都出席了。蔡元培主持会议,确定了战时院务的众多重大决定与生存发展策略,大家统一了思想,士气昂扬。

????不过,“中研院”总干事一职的人选问题,令蔡元培很?#30740;乃肌?#34987;蒋介石任命为浙江省政府主席的朱家骅曾多次要求辞掉总干事一职,均被蔡元培拒绝。这次到香港,朱家骅又一次以将出任驻德大使为由,请蔡元培另请高明。蔡元培虽仍不同意,但也不能不考虑新的人选了。

????3月,蔡元培邀请任鸿隽一起午餐。任鸿隽曾为四川大学首任校长,能力很强,但他事务繁忙,所以时机并不成熟。9月,等朱家骅又提出辞职时,任鸿隽的事务?#19981;?#26412;安顿下来,蔡元培正式邀其继任总干事。任鸿隽深知“中研院”情况复杂,虽答应帮忙,但要求到桂林等地视察后再决定。可是,蔡元培认为已不能再拖了,最终说服了任鸿隽,通电宣布其出任总干事。

????蔡元培慧眼识才,任鸿隽则不辱使命。在“中研院”搬迁安置最困难的时期,任鸿隽通过自己在四川等地的人脉以及非凡的工作能力,促使“中研院”各所成功地安顿下来,并不间断地产生科研成果。而蔡元培也始?#23637;?#27880;着“中研院?#20445;?#24182;对搬迁工作进行了总结,鼓励同仁:“人类历史本充满着打破困难的事?#25285;?#20110;困难中觅得出路,正是科学家之任务。又况易地以后,新材料的获得,各方面人才之集中,当地原有机关之协助,亦有特殊便利之点。吾人决不因迁地之故而自馁!”他还?#37038;?#21494;企孙、陶孟和、傅斯年的建议,将“中研院”最?#31449;?#23450;权授予评议会秘书翁文灏,体现了他的民主作风,也有利于“中研院”的继续发展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,“中研院”的大部分机构很好地保留下来,成为科学事业的重要力量。?#28304;耍?#34081;元培功不可没。

????蔡元培在香港养病期间,好友张静江曾邀请他同往美国,以便其获得更好的疗养。然而,蔡元培婉言谢绝,理由是:自己身负“中研院”职责、文化学术工作,这些均关系国家百年大计,未可一日停顿,实不能远离。

带病为国事操劳

????在香港的岁月,蔡元培的身体多在病中,不得不推辞众多的邀请。

????1938年2月,蔡元培收到国?#21490;辞致?#36816;动大会中国分会来电,告知已推定他与宋庆龄诸先生为出席2月12日国际和平运动大会特别会议代表,请“届时往伦敦出席”。蔡元培因病未能前往。

????1939年12月,旅港?#26412;?#22823;学同学举行聚餐会,请蔡元培参加,蔡元培复函:“弟病体亟须调养,对于本港各种集会,均不参加;对于北大同学会,亦未便破例,想诸同学必能体?#36718;!?/p>

????然而,蔡元培却始终带病为国事操劳。除了“中研院”的事务外,他还主持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的工作,并被推举为国?#21490;辞致?#36816;动大会中国分会名誉主席……1939年12月7日,就在蔡元培逝世前3个月,他还以《满江红?#21453;逝疲?#20026;?#36766;致源?#20250;中国分会作会歌:

????公理昭彰,战胜强权在今日。不必问领土大小,军容赢诎。文化同肩维护任,武装合组抵抗术。将野心军阀尽扫除,齐努力。

????我中华,泱泱国。爱和平,摧强?#23567;?#20004;年来,博得同情洋溢。独立宁辞经百战,众擎无愧参全责。与友邦共奏凯旋歌,显成绩。

????身体?#38498;?#30340;时候,蔡元培也试图参加一些重要活动,不计得失地为社会尽力。1938年5月2日,蔡元培应保卫中国大同盟和香港国防医药筹赈会邀请,在圣?#24049;?#22823;礼堂举办的美术展览上发表公开演?#25285;骸?#20840;民抗战,必使人人?#24515;?#38745;的头脑与刚毅的意志,而美术上优雅之美与崇高之美足以养成之。又抗战期间最需要同情心,而美学上?#26143;?#31227;入作用,足以养成同情心。”蔡元培提倡美育代替宗教,直到晚年也是如此。他希望通过美学“破人我之见,去利害得失之计较?#20445;?#20174;而“陶养性灵?#20445;?#36827;于高?#23567;薄?#34081;元培正是这样一位高尚的人。他集文雅、刚毅于一身,给无数人以激励。?#19978;?#30340;是,病魔?#36136;?#30528;他的身体,这成为蔡元培在香港参加的唯一一次公开活动。

最后的遗音

蔡元培在去世?#23433;?#20037;的题词

????本来,蔡元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。只是在香港,房租既贵,物价则不断上扬,“中研院”所寄月薪为法币,?#19968;?#25104;港币就很少了,以致蔡元培在香港的经济非常拮据。他一生多居高位,为公众服务数十年,却从不为自己谋私利,没有多少积蓄。在香港,他虽然主持中华教育文化基金,却不愿从中得一点私利。由于经济所限,对于自己的病,蔡元培总是治标不治本,没有做一次彻底的治疗,延误了治病的时机。而爱女蔡威廉早逝对他更是?#26519;?#30340;打击。

????1940年3月3日清晨,蔡元培起床时突然头?#21361;?#25684;倒在地,口吐鲜血,疑为胃溃疡,被送往养和医院。

????5日上午9时45分,74岁的蔡元培走到了其人生的最后时刻。

????当诊?#25105;?#29983;互相争辩,试图将蔡元培从?#21171;?#32447;上拉回来时,他却对自己的生死并不看重,?#36824;?#21891;喃自语。因说话模糊不清,身边?#23637;?#20182;的周新(蔡元培内侄)只是零星地听见,“世界上种种事故,都是由于人们各为己利。……我们要以道德救国,学术救国……”

????这便是他留在尘世最后的言语。

????原载于《中国档案报》2018年1月5日 总第3165期 第三版

 
 
责任编辑?#21644;躚情?/h5>
 
版权所?#26657;?#26410;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北京快乐8开奖数据